正在检测登陆状态....

全部问题 > 民事类法律事务 > 人身损害 > 问题页

待解决问题

妇女被醉汉羞辱调戏,醉汉反被“法律”保护

50
法 律 咨 询 咨询人:高雪莲    2014年5月26日下午5点钟左右,我和我老公到香河县钳屯乡二百户村西台球厅与客户颖某谈业务(事先约好在此等候),我们到时颖某还未到,我老公便进台球厅先玩台球,我在车内休息,过一会我也进入了台球厅。  进台球厅坐下五分钟左右,这时进来5个人,有董建,刘洋,宋志勇等5个人。我老公看见后就不打台球坐到一边呆着。几人醉醺醺的开始打台球,打了一盘台球后,董建就让我码球,还一边说一边从上至下摸我的后背,我闻到董建满身的酒气一定是喝醉了,就对他说:“我不是这的服务员,你找他们吧。”董建边用右手从我右后侧向前摸着我的右胸边说:“那你不是这的服务员我让你给我码下球怎么了。”我一边用手推他的手并对董建说:“我老公在那呢,你别动手动脚的。”他又一边摸我的右胸一边说:“谁是你老公?”我说:“薛松楠。”董建看了一眼我老公说:“他是你老公啊,那就冲你老公面得了。”面对他的流氓行为我恼怒了转过身来对着他说:“你不冲我老公面子又怎么样。”他又说:“你说我不冲你老公面怎么着。”话音未落董建抬腿一脚就踹在我的肚子上,把我踹的往后倒到台球厅老板娘身上,我起来用手推了他的胸一下,他由于喝酒过多站立不稳被我推坐在地上,董建起来就动手打我。这时我老公过来边劝架边用手挡着他说:“她是我媳妇,你喝点酒干什么!至于的么?”他便和我老公打了起来,其中有一个和董建一起来的个子不高挺瘦的男人看见董建打我老公这时那男的也过来打我老公, 刘洋也从我老公后边打我老公头部,我老公就用双手推了董建前胸一下,小付、魏强、魏征、文涛和我就赶紧把他们分开了,这时董建依然不依不饶,同时刘洋过来揪我老公头发揪到董建旁边让他打,董建手脚并用的打我老公,转身还拿了个球杆打我老公头部,这时我捡起地上董建打断了的球杆打了董建后背俩下,小付他们又把董建拉到台球岸子南侧,魏征、魏强和我就把我老公拉到台球岸子的北侧,其间董建还踹了拉架的文涛两脚,但因为用力过度失去平衡,董建失足自己摔在了地上。等我们过去的时候就已经看到董建头部流血了,魏强和我老公都说让他去医院处理一下,董建不去,为了防止再次发生冲突大家就把董建从台球厅屋里拉到院里,此时董建依然不依不饶,刘洋这时又揪住我老公头发和衣服拉到董建面前让他打,董建就开始对我老公进行殴打,过程中董建想踹我老公因为他喝了酒失去平衡以至于自己又摔倒,董建起来就又踹我老公屁股打他后背。这次大家就把董建拉到一旁,董建依然冲过来对我老公进行殴打,这时我见情况危急就推了董建一把,把董建推到一旁让我老公跑开,董建见我老公跑了就追了上去,从院里追到大门外,因为喝了酒反应慢的原因没又追上,反而自己摔了一跤,宋智勇见势就把董建从大门外拉了回来,这时我老公就担心董建失血过多有危险就过来说让他先去看病,董建坚持不肯去,然后我老公让魏强开着我家车把董建送到医院去,董建依然不肯去,并且让魏强下车,魏强没有下来,说带董建看病去。这时董建就用拳头把我家车前挡风玻璃给打碎了(有照片为证),宋智勇他们急忙又把董建拉开了,这时董建见路边看热闹的人越来越多,恼羞成怒就朝路边的人冲了过去,边跑边骂:“看你妈啥?”冲到人群中抡起拳头就把路边的二百户杨某一拳打在了地上,后来杨某也去了派出所报了案。这时大家急忙赶过来把董建拉到一旁,并告诉董建喝了酒别闹事,赶紧先去医院看病吧,不然伤口容易裂开,可董建依然不去,并且他还用手边打自己头部的伤口边说:“我让它裂!就是让它裂!”这时刘洋又冲过来揪起我老公的头发拖过去让董建打,董建就又用拳头打我老公头部,这时文涛等人就强行拉开了董建让我们赶紧回去,我和我老公就开车先回来了(上述经过有监控视频为证)。 到厂子后我老公先洗个澡,这时接到宋智勇打来的电话。要我老公到医院去,我老公怕他们人多又打起来便没去,过了一会,宋志勇再次打来电话,一共打了四五次,要我老公到医院去。最后一次宋志勇打电话说:“现在报警了,你要是想私了警察来了也不拘你,就得花十多万块钱(有录音)。”我心想我们又没作什么,是我被他羞辱,怎么能跟我们要十多万呢?我越想越不对劲然后就去钳屯派出所报了案(流氓调戏),把事情的经过和警官说了一遍,然后警官就打出了一份记录给我看了,有2处和我说的不同,第一处我和警官说:“董建用右手从我右后侧向前摸我的胸”,而那个警官写成:“董建用手摸我的俩肋”,第二处我跟警官说:“我老公用双手推了董建前胸一下”,那警官又写成了:“我老公用手打了董建头部几下”,因为我知道一字之差就会影响警方的判案结果,我就问那个警官这两处和我说的不一样,那个警官和我说:“没法写的和你说的一字不差,只能写个大概”,然后问我看完没有?我说:“看完了”那个警官又问我:“还有别的意见吗”我说“除了那2个地方和我说的不对着就没有了,然后警官没有理我说的话就让我签字,我怕得罪警察就没在继续说,只好把字签上按了手印,就让我回去等电话了,当晚我老公也向钳屯派出所报案(团伙蓄意敲诈)后来听说那个被打的过路人(二百户村村名杨某)也去派出所报了案,但至今也没人管。大概有4天过去了还没有动静我便去了钳屯派出所问了一下,别的警官说:“办我那个案子的警官没在,让我回去还等电话,之后我每2天就去问一次,不是说没在就是等电话,(我想难道每次我去都总赶上该警察不上班吗?)直到6月10号晚上8点多有个警官给我老公打电话让我老公明天早晨去一趟钳屯派出所,第二天早上我们8半来到了派出所,看到董建也在,有个警官把我老公叫了进去,说要我在外面等会,我在外面隐约听见那个警官说给我们调解一下让我们私了算了,要不私了的话经公我老公肯定进去,我老公问为什么,那个警官说:因为对方有伤,我老公还有监外执行的案底呢,说肯定得垒上出不来。这时我就敲了门进去了,由于这个案子是由我被羞辱调戏而起,然后我便问一下我报的这个案子怎么不处理,反而跳过我被羞辱调戏这件事先说我老公打架这事呢,而那个警官说已经放在一起办了,还说也是为我们着想,我顺着警察的话便问如果要私了话得多少钱,警官让我老公问董建,可董建的答复却由当初的10万元一下改口变成了30万元(一分都不能少),少一分就经公,我老公就跟警官说:“董建那伤也不是我打的,”那个警官说:“董建头部那口子是经警方验证也是自己摔得,说他鼻梁骨折不像是摔得”,就问我老公是私了是怎么的?我老公说那也不是我打的,是他酒后调戏我媳妇自己站不稳摔在台球案子上把额头和鼻梁骨磕伤反而还让我给30万,我老公说接受不了,那警官就说:“那就经公吧,先把你拘了”。就这样调解不成,流氓调戏案变成了故意伤害罪反倒把我老公拘留,流氓团伙调戏妇女,殴打妇女,三人围殴我老公一人,我老公薛松楠却成了故意伤害罪被刑拘,现被羁押在香河县看守所,而董建等人却在外面逍遥法外,董建对我的羞辱警方却一直闭口不提。(上述材料均为事实,我可负法律责任。)  我在想难道一个女人受到了羞辱警方就是这么坐视不理,一个醉汉喝醉了酒磕破了头这就成为他做错事的保护伞了吗?如果我们国家的法律真的是这样,那国家对妇女儿童的保护又在哪里?我们国家的法律又有何用?警察是在保护谁?如果某一天哪个姐妹身上有艾滋病被某个流氓强奸了,我们的法律是否会判这个姐妹先给流氓治病,治好病在说强奸的事啊?并且会不会判这个姐妹故意传播性病呢?希望懂的法律的专家、学者能够帮助给我解答!   上述人:河北省廊坊市香河县钳屯乡窝头村 高雪莲 联系电话:18231672869 2014年06月13日
提问者: 2014614939513675   提问时间:2014-6-14 9:39:53
推荐人身损害律师

为避免您的答案被删除,请严格按照提问内容和法律问答原则回答问题。

Copyright (c) 2009 5LAW.CN Corporation,All Rights Reserved 中国法律网 版权所有 法律咨询就上中国法律网
文明上网举报邮箱:48844303@QQ.com 服务热线: 4009-222-148 邮箱: service@5Law.cn 有事点这里
  • QQ咨询

  • 在线咨询
  • 有事点这里
  • 有事点这里

找当地律师 法律咨询
请扫描二维码